已經過了一天多

其實早就沒感覺了

 

但,我仍然想記下一些這寫狗官、叫獸、昏主的壓榨實境

 

 

下午3點多,一端是怡君的聲音:主任請你過來赴怍這邊(說一下)

好,謝謝....等等,可以問.....是什麼事嗎?

唉~萬萬最沒想到的這一步,

就是這群狗官要逼退一個看似處處刁難、什麼都不給過的小蝦米,

將她引入去大網子裡......

 

永遠都會記得藝博館,你個名副其實的叫獸

自以為蓄鬍就很man,     根本就是→動物......

 

(老實說,我早就忘了動物說的話了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(大約用-赴怍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┌─ ●─┐ (獨坐大位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桌子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●蔣公()

     ●(叫獸)●(昏主) 可憐的小蝦米

   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┘ (三人擠在一張沙發椅上)

 

我只知道,隔著昏主的叫獸一直用咄咄逼人的口氣,加強重音的語調,不斷用它的爛嘴狂吼我的名與姓,

「◎◎◎  這樣有沒有問題?行不行?」
每次大約用赴怍提說一個模棱兩可對他有利的方案,

叫獸就這般吼著「是不是?沒有這麼困難吧!?」

「到底現在是誰不讓我們過,昏主,對不對?哎喲~麻毋抹安倷(台語)」(席間,一直打昏主大腿,好似要展現二人是麻吉)

(靠~看了就想兔)

 

令人噁心的是

 

好你個大約用

25年份的同行長輩說:你們赴怍是在幹麻,批那個什麼文,看也看不懂,要核發薪水,居然用"給"這個字眼

人家是要你施捨是不是?(←我加的)     很爛耶!

第一句劈頭就問
「你看不懂文,不會打電話去問喔?拜託,問一下嘛」

「人家1/21就下來的文,『馬上』『馬上喔』交給你」(你沒看到嗎)

小蝦米的辯解:那時我也有自己其他的業務在.....

停住了,不是辭窮,是,說了這群狗官會懂嗎?(聽懂~小蝦米在這裡做10年)
不說了,是因為不管怎樣,都是小蝦米的業務......能推嗎?

即便當時因為停辦與不停辦年終餐會,搞得烏煙瘴氣、昏頭轉向,又要為了電話禮貌的事,獨自辦理....

說這些,你們又懂的屁!

 

如果我當場情緒失控,像在家裡煩的時候狂叫,或是像"三立民視電視劇"那樣,驚天動地,驚聲尖叫

我想,下次再也沒有人敢惹我(這是家中二老替我出的主意)

 

「還有什麼問題呢?有這麼難嗎?唉呦~沒這麼困難拉,比照不就好了.....」(太后娘娘質問的口氣)
「我在上面都寫得這麼清楚了,還用問嗎?」

 

恩恩~至此,無言了3~4分鐘,看你們動物園合奏

左邊昏主,還以為是在泡茶聊天,(靠,他半句幫忙的話,也沒說,我是不是你的屬下)

「她也很怕違法(指學校被罰錢)的事情~」

就只有這句,但小蝦米一點都不怕,因為這不是重點,罰的也不是我的錢,

 

「罰什麼錢,要罰也沒多少錢呀!就給他罰壓」(天真的大約用)

........(準備拿起手機撥打他信任的勞保小姐)

 

國民年金 vs 加勞保  vs  機關罰錢  大戰

 

 

(撥完電話後,斥責)

 

「我的小姐比你們還懂,幾分鐘,妳們要搞這麼久.....」

 

 

大約用「哀又,叫她自己去繳一繳不就沒事了嗎?也不用罰到錢啦!還有什麼問題,是不是?」(逼退的眼深轉向小蝦米)

叫獸又再喊

 

是,如果今天不是有蔣公在一旁,用比較理性的態度說明整件事情,一個有條理的重述(亂吼出來的)方法,

小蝦米應該會被榨乾,變小魚乾.........

 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所以,結論就是,,,,,,,

 

(未完)

 

創作者介紹

╘═ Simple World .¾ ═╕

smilesis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